• <tr id='6HK3BA'><strong id='6HK3BA'></strong><small id='6HK3BA'></small><button id='6HK3BA'></button><li id='6HK3BA'><noscript id='6HK3BA'><big id='6HK3BA'></big><dt id='6HK3BA'></dt></noscript></li></tr><ol id='6HK3BA'><option id='6HK3BA'><table id='6HK3BA'><blockquote id='6HK3BA'><tbody id='6HK3B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HK3BA'></u><kbd id='6HK3BA'><kbd id='6HK3BA'></kbd></kbd>

    <code id='6HK3BA'><strong id='6HK3BA'></strong></code>

    <fieldset id='6HK3BA'></fieldset>
          <span id='6HK3BA'></span>

              <ins id='6HK3BA'></ins>
              <acronym id='6HK3BA'><em id='6HK3BA'></em><td id='6HK3BA'><div id='6HK3BA'></div></td></acronym><address id='6HK3BA'><big id='6HK3BA'><big id='6HK3BA'></big><legend id='6HK3BA'></legend></big></address>

              <i id='6HK3BA'><div id='6HK3BA'><ins id='6HK3BA'></ins></div></i>
              <i id='6HK3BA'></i>
            1. <dl id='6HK3BA'></dl>
              1. <blockquote id='6HK3BA'><q id='6HK3BA'><noscript id='6HK3BA'></noscript><dt id='6HK3B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HK3BA'><i id='6HK3BA'></i>

                JP摩根大會上 這25家制藥巨頭的CEO們紛紛放下豪言

                2019年1月10日 17:20:34 來源: 醫藥魔方
                收藏到BLOG

                  在正在召開中的第37屆JP摩根醫療保健大會上,盡管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及代表也會飛往舊金山,但更多是在主會場外面徘徊。熱鬧的主會場依然是全球制藥巨頭的一群“戲精”們在表演,這些首席執行官們雄心勃勃的講話很快便通過媒體傳遍全世界。

                  例如,默沙東首席執行官Ken Frazier預測Keytruda將保持強勁增長;諾華CEOVas Narasimhan認為細胞和基因治療未來必將會帶來巨大的回報(盡管現在數字不太好看);強生首席財務官(CFO)為路透社關於滑石粉的文章指控辯護;Regeneron吹捧Eylea取得了比預期更好的增長,並否認了其免疫檢查點抑制劑Libtayo推遲上市的消息。

                  在這裏,我們欣賞一下各家生物制藥企業CEO們在JP摩根上的講話,假裝一下自己在會場……

                  1、默沙東

                  默沙東的Keytruda顯然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投資者更關註的是它在美國以外的機會。最近歐洲批準了Keytruda-化療組合,用於未經治療的肺癌,使得患者人群一下子增加了三倍。

                  默沙東CEOKen Frazier

                  默沙東CEOKen Frazier在JP摩根大會上表示,盡管投資者鐘情於Keytruda,但實際上默沙東在腫瘤學方面有更多值得關註的進展。研發主管Roger Perlmutter更是舉例了侖伐替尼和奧拉帕利的例子。

                  總之,默沙東高管們為了說服投資者費盡心機,他們承諾默沙東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值得投資。不過投資者並不是很吃這一套,尤其是BMS宣布收購新基時,就有投資者在會上質問Frazier,默沙東為嘛沒考慮收購一些標的?默沙東CEO的回答是,“實際上,我們也嘗試完成一些並購交易,但是我們一直沒有遇到有誠意的賣家,或者標的資產的收購競爭實在是太激烈了。”

                  2、賽諾菲

                  怎麽看“登革熱疫苗Dengvaxia造成接種兒童死亡的案例”?顯然別無他法:從錯誤中吸取教訓。賽諾菲疫苗負責人David Loew表示,公司對疫苗的早期銷售預測“過於樂觀”,它甚至在早期被吹捧為公司未來策略的關鍵部分,在這方面可以說是用力過猛。

                  賽諾菲的新任CFO Jean-Baptiste Chasseloup de Chatillon替代了周末剛剛因背部受傷不能參會的CEOOlivier Brandicourt 出席會議。在JP摩根上,該CFO主要是向投資者闡述賽諾菲如何是一家值得投資的企業。

                  Chasseloup告訴投資者,去年收購的罕見血液疾病公司Bioverativ將繼續推動2019年業績的增長;用於治療哮喘和嚴重濕疹的Dupixent正在順利滲透市場,並將在更多歐洲國家開發針對鼻息肉的新用途;免疫檢測點抑制劑Libtayo正在開發一種其他PD-1/L1藥物都不曾涉及的皮膚癌;其新的血小板減少性紫癜藥物Cablivi將在歐洲上市,今年也有望獲得FDA批準;治療1型糖尿病的SGLT1/2 抑制劑Zynquista也上市在即;同時公司對其流感疫苗的開發也寄予厚望。

                  3、諾華

                  諾華CEO Vas Narasimhan

                  諾華CEO Vas Narasimhan 在JP摩根上表示,諾華可能因CAR-T產能及銷售問題而陷入困境,不過他認為諾華可以構建一個更加強大的細胞和基因治療平臺,這不僅可以為Kymriah帶來更大成功,還可以為更多疾病提供治療的全套服務。

                  據悉,諾華正在跟相關企業合作推廣Kymriah,並與一些基金會達成治療協議,同時他將與支付者進行“創新”交易,以涵蓋可能治愈疾病的治療方法,然而創紀錄的價格標簽是受大眾爭議的焦點。

                  4、輝瑞

                  2018年年底,輝瑞和GSK宣布宣布合並消費者健康業務,以形成全球最大的非處方藥制造商,據悉輝瑞將通過稅收倒置優惠/合並方式出售非核心資產。

                  輝瑞CEO Albert Bourla

                  去年10月1日,輝瑞宣布Albert Bourla接替Ian Read 成為新任CEO,任命自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

                  Bourla在第一個JPM演講中擔任主席,並沒有發表特別演講。他主要提到了兩個關鍵詞:專利和懸崖。然而,Bourla並沒有談論面臨的挑戰,而是談到了Lyrica在6月份失去專利之後的一些計劃打算。

                  此外,Bourla還聊到輝瑞公司擁有強大的資產負債表,可以實現大宗交易,然而公司暫時並不打算這麽做,而是希望專註於研發和商↓業化即將推出的產品。

                  5、梯瓦

                  “一切都在計劃中......你知道將會發生什麽……”梯瓦CEOK?re Schultz的開場很有意思,他在演講中表示,梯瓦很輕易地就實現了節約30億美元成本的目標,並在過去短短的9個月將債務從350億美元削減至276億美元。

                  梯瓦CEOK?re Schultz

                  但是,梯瓦在節流的同時,能否保持開源呢?這是很多投資者關心的問題。Schultz承認公司目前正面臨多方面的質疑,但他覺得公司有潛力走出陰霾。譬如偏頭痛藥物Ajovy將有望捕獲30%的新品牌處方;CNS藥物Austedo仍有跡象很大的發展空間。

                  Schultz說,盡管仿制藥仍然占據公司70%的市場份額,但梯瓦也顯然不屬於“價格下跌的死亡螺旋”,在整個行業價格壓力肆虐之前,不排除梯瓦會重新回到原來位置的可能。

                  6、Vertex

                  Vertex的CEOJeff Leiden在JP摩根大會上的發言如同上歷史課,講述了其擔任CEO這7年以來,公司在囊性纖維化領域取得的進展。

                  他不僅自誇2011年以來,公司通過特許經營權獲得了600%增長,更是披露2018年銷售額將近30億美元,同時也講到了Vertex未來在其他疾病中的部署,譬如通過實驗室診斷和臨床生物標記來評估候選產品的效果。

                  他還講到了治療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的小分子藥物開發,聽起來就跟囊性纖維化『藥物一般,由於蛋白質錯誤折疊疾病導致的疾病,超過90%的重癥患者攜帶單基因突變,第一個治療該疾病的小分子將於今年12月進入臨床,隨後還有更多的產品在推出。

                  那該公司2019年關鍵推動力是什麽?據他透露是在美國以外的國家獲得Orkambi及其新藥Symdeco的醫保準入及報銷。

                  7、吉利德

                  原羅氏制藥CEODaniel O'Day要到今年3月才能去吉利德赴任。在今年的JP摩根大會上,這家抗病毒藥物巨頭只能靠臨時CEOGregg Alton撐撐場面。在爐邊談話中,Gregg Alton也只是泛泛聊了O'Day與吉利德文化適應,並表示O'Day將成為該公司的“穩定力量”。

                  與此同時,吉利德的高管們告訴聽眾,度過了“艱難的2018後”,吉利德2019年將會宣布一些大的計劃。艾滋病藥︼物Biktarvy新的商業負責人Laura Hamill 稱這是艾滋病史上最“最成功”的新藥。且對丙肝藥物在新興市場的發力預期很高,因為丙肝領域的激烈競爭顯然影響了吉利德的財富和丙肝霸主地位。

                  同時,這些高管認為2017年收購Kite Pharma並擁有了CAR-T藥物Yescarta必將使吉利德成為細胞治療領域的行業領導者。不過,Yescarta與諾華的Kymriah一樣,銷售額並沒有達到預期。

                  8、Regeneron

                  Regeneron在JP摩根召開的當天早上披露了眼科藥物阿帕西普(Eylea)的銷售你我都是初級神尊而已數據,銷售額為40.7億美元,比2017年的數字增長了10%。

                  Regeneron CEOLen Schleifer在他的JPM報中指出,隨著人口老齡化和糖尿病變得越來越普遍,阿帕西普的潛力不減當年,並且該藥物正在開發更多的適應癥,譬如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變性和糖尿病性黃斑水腫適應癥有更多的擴展。

                  他還指出,皮膚炎和哮喘藥物Dupixent的上市“仍處於加速模式”。至於PD-1/PD-L1藥物Libtayo,說不定能夠後來者居上。

                  9、強生

                  強生CFOJoe Wolk在一場爐邊會談上主要回應了其嬰兒爽身粉巨額罰單一事,並表示這是基於成千上萬的男性和女而後站了起來性進行臨床試驗。從數據角度來說這個產品是安全的,然而監管部門對其高達47億美元的罰款則是不爭的事實。

                  而路透社去年12月14日還發表了一篇文章稱,強生數十年來一直知道其嬰兒爽身粉含有致癌物質石棉。Joe Wolk對此表示對此很失望。“我們將繼續捍衛我們所認為的安全產品”。

                  10、Allergan

                  Allergan的投資者最擔心的莫過於“單品打天下”的Botox面臨的競爭威脅,但是該公司CEOBrent Saunders堅稱沒什麽可擔心的。

                  Allergan CEOBrent Saunders

                  在Saunders看來,在美國甚至全球其他地方,沒有比Botox代理更廣的醫美產品了。“與目前在研產品對比,競爭是比較激烈激烈”,Saunder告訴投投資者,“但我堅信Allergan將繼續領導世界,因為我們知道如何競爭,我們知道如何取勝。”

                  Saunders還聲稱,在生物制藥行業,沒有比醫美更好的業務了,Allergan不僅擁有快速增長的全球市場,其他產品@也將在全球得到更強大的動力支持。

                  11、BMS & Celgene

                  BMS和Celgene這對CP在新年伊始就給市場餵了一個“大瓜”,740億美元的超級並購一經發布,很多投資者就躍躍欲試,想在JP摩根上聽聽雙方的“戀愛”故事。

                  消息發布後,很多人指出了有關該交易的疑慮:分析師稱其價格過於昂貴,更不用說專利方面和管線方面存在風險。在JP摩根上,雙方高管為了平息市場焦慮,也是費盡心機地向投資者傳話。

                  BMS CEO Giovanni Caforio表示,此次合作將使新公司成為實體腫瘤和血液學領對修煉實在是太勤快了域的領先免疫腫瘤學專家,並將進入免疫學和炎癥方面的前五名。他表示,他對BMS管線的“倍增”感到興奮:合並後的新公司,將擁有10個Ⅲ期項目,6個近期潛在的上市項目以及不勝枚舉的的早期管線項目。

                  BMS CEO Giovanni Caforio

                  Celgene CEO Mark Alles披露了公司2018年總收入將超過152億美元,預計2019年總收入將達@ 170億美元至172億美元,同比增長12%;到2020年,該公司預計銷售額為190億至200億美元。他認為這筆交易將創建一家“卓越的全球生物制藥公司”,並成為全球癌癥領域的領銜者和科研重地。

                  12、禮來

                  禮來在JP摩根大會上表示,公司將重新開展大型並購,其中癌癥將成為2019年的主題,並在這次大會上披露了以8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抗癌藥物制造商Loxo Oncology。(見:重磅!禮來80億美元收購明星公司Loxo,補強腫瘤管線)

                  這筆交易將為禮來帶來first-in-class的口服TRK抑制劑Vitrakvi,這是Keytruda之後第2款基於腫瘤分子標記物而不區分腫瘤類型的腫瘤藥。235美元/股的價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在研管線LOXO-292LOXO-292(First in class的RET抑制劑)的價值,然而分析師擔心這種藥物的競爭使得這一報價有些偏高。

                  禮來 CEODavid Ricks還在JP摩根銀月天狼王上透露了GLP-1藥物〓市場可能會實現60%~100%的增長,盡管Trulicity(度拉糖肽)不是獨占市場,但會分得一杯羹。“諾和諾德是一個強硬的競爭對手,索瑪魯肽是一種很好的藥物,”Ricks表示,“但我們認為我們有更好的藥神散和形散物。”

                  對於被視為藍海但又競爭激烈的偏頭痛領域,禮來的Emgalit盡管不是第一個獲得CGRP市場入場券的藥物,甚至不是第2家上市的藥物,但是禮來認為公司強大的消費者品牌認知將會幫助其贏得市場,而且Emgalit的註射器也要比競品更加好用。

                  13、Biogen

                  Biogen CEO Michel Vounatsos告訴觀眾,公司今年采取了“合理的”價格上漲措施,也包括針對一些停止研發投入的老藥,公司制定了與消費者價格指數增幅相匹配的漲∏幅。

                  根據Evercore ISI分析師Umer Raffat上周發表的一份報告,Biogen將Plegridy的價格上調了2%,Tysabri的價格上漲了3.5%,Tecfidera的價格上漲了6%。

                  在JP摩根上,Vounatsos披露Biogen的脊髓性肌萎縮(SMA)藥物Spinraza在過去12個月內的銷售額達到了16億美元,並已在30個國家獲得該藥物的報銷協議。即使Spinraza的競品推出,Vounatsos表示他歡迎來自SMA的新競爭,包括基因治療,因為競爭對患者有益。

                  14、Endo

                  Endo是另一家為仿制藥定價穩定感到雀躍的企業。在過去的幾年裏,行業的騷動嚴重打擊了該公司,作為回應,Endo在2017年進行了超過50億美元的節流,並將其員工人數從6000多名削減至不足3,000名。

                  “不過,現在,我們看到青衣淡淡了仿制藥環境的穩定性,”CEO Paul Campanelli 指出,“來自財務方面的壓力越來越少,尤其對於Endo子公司Par來說是個好消息。”

                  與此同時,Endo正在為膠原酶梭菌溶組織治療(CCH)尋找國際營銷合作夥伴,CCH是一種用於幫助減少(肥胖女性臀腿部) 脂肪團的療法。

                  15、默克

                  默克高管表示,它與輝瑞公司合作的PD-1藥物Bavencio是推動公司2019年業績增長的一半動力,盡管其在擴大適應癥方面經歷了一些挫折;另一方面,增長動力源整片空間頓時變成了碧綠之色於2017年獲得EMA批準的多發性硬化癥藥物Mavenclad。

                  默克計劃今年對研發和其他費用進行“嚴格管理”,並堅信2019年的盈利將呈正增長。

                  16、GSK

                  去年,GSK CEO Emma Walmsley將腫瘤業務的重要性重新排在了前面,JP摩根上她自然不放棄宣傳公司在腫瘤領域的進步。

                  GSK CEO Emma Walmsley

                  她表示,上個月GSK宣布51億美元收購Tesaro就是明顯標誌。GSK獲得了PARP抑制劑Zejula以及一種PD-1抑制劑,尤其是後者對公司內部聯合療法的開發非常有用。

                  總而言之,GSK的腫瘤管線正在增強,Walmsley預計從2020年將在收入上因為對方好像把什麽事都考慮到了有所體現,同時她預計公司今年在艾滋病領域有新的突破,每天一次的dolutegravir /拉米夫定組合物有望獲得批準,並且其長效HIV註射劑正在試驗中。

                  17、Alexion

                  Alexion希望2019年能夠從一家超級疾病公司轉向一家罕見』病公司, 為此其定價策略必須改變。

                  “這是關於創新和數量的故事。它不會是關於定價和價格上漲的故事……,“CEO Ludwig Hantson 在JP摩根演講中說道。

                  AlexionCEO Ludwig Hantson

                  長期以來,Alexion的核心品種Soliris一直被詬病為藥企最昂貴的藥物之一。但該公司後續推出了Ultomiris,最近剛剛獲得FDA批準,據悉在維持同等劑量下進行10%折扣。Hantson表示,這也是從全球的基準定價的角度做好準備。

                  18、Mylan

                  Advair是一款治療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經典藥物,盤踞全球暢銷藥TOP10多年。去年6月,邁蘭的仿制版Advair Diskus(氟替卡松沙美特羅)收到了FDA的上市申請的完全回復信(CRL)。這引發了投資者對公司戰略的眼中精光爆閃質疑。

                  邁蘭CEOHeather Bresch

                  不過邁蘭CEOHeather Bresch 和總裁Rajiv Malik表示,仿制版Advair對仿制藥巨頭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賺錢機會,不過這一呼吸藥已經被擱置數月了。

                  19、Clovis Oncology

                  Clovis Oncology以及其他PARP抑制劑參與者,目前面臨的難題之一是說服醫藥在維持治療中開出這種卵巢癌藥物。因此Clovis需要在醫患教育更加發力,以說服醫生PARP抑制劑在維持治療中的重要性。

                  該公司CEOPatrick Mahaffy表示,這不僅僅是有關公司的市場份額,更是一種試圖幫助人們理解如何將卵巢癌這類疾病轉變為慢性疾病,而事實上慢性疾病就是需要長期的維持治療。

                  Mahaffy認為這種教育不我根本就是有死無生僅會使該公司的PARP抑制劑Rubraca受益,並且會讓其他同類產品受益。

                  20、Amgen

                  安進CEO Bob Bradway表示,癌癥、心血管疾病、偏頭痛及其他領域的各種產品將幫助它度過制藥行業的“動蕩”環境。盡管面臨生物類似藥的競爭,但安進也是生物類似物開發的獲益者。得益於完善的布局,生物類似藥從2019年起將會給公司貢獻大量收入。

                  在新品牌方面,Bradway談到了第一個上市的偏頭痛抗體藥物Aimovig。自去年5月上市以來,已有15萬名患者開始使用這⌒種藥物,並且有18,000名醫生開出了處方。

                  至於PCSK9膽固醇藥物Repatha,Bradway稱它在2018年底占據了同類藥物64%的市場份額。

                  21、Takeda

                  從公告到結束,武田在短短8個月內完成了對Shire 620億美元的並購。該公司CEO Christophe Weber表示,武田希望以同樣的快節奏進行整合。

                  武田CEO Christophe Weber

                  “對於這種大規模的收購,我們深知其中的復雜性,因此對時間點非常滿意,”Weber補充說,“我們不想失去業務動力。我們希望盡快整合兩家公司。“

                  22、Perrigo

                  當Perrigo CEO Murray Kessler在猶豫是否接受這份工作時,該公司消費者健康部門已存在一些問題。譬如亞馬遜從傳統的零售商店拿走了OTC業務,這給Perrigo的核心業務帶來了壓力。

                  Perrigo目前抵在三號已經轉向愛爾蘭進行稅收倒置,並將其部分核心服務功能納入其中,這使得其在美國經營業務變得更加困難。

                  Perrigo近年來也經歷過多位CEO,“這可能是最糟糕的挑戰,”Kessler在JP摩根上表示,“去年年底愛爾蘭稅務局斷言Perrigo欠退稅高◢達16.4億歐元。”

                  這項稅收法案也讓投資者感到驚訝,股票的暴跌亦是資本市場對此回應。但Kessler表示,目前的股價對於投資者而言,是一個投資機會。

                  23、GW Pharmaceuticals

                  GW Pharmaceuticals在這次的JP摩根大會上聲名鵲起,主要原因是2018年FDA批準的大麻二酚(CBD)口服溶液Epidiolex出自該公司,用於輔助治療兩歲及以上患者的Lennox-Gastaut綜合征(LGS)和Dravet綜合征相關的癲癇發作。這款藥物是FDA批準的首個基於CBD的藥物制劑,也是首個新型抗癲癇藥物(AED)。

                  該公司CEOJustin Glover表示,在FDA做出批準之後,公司在市場上有更大的雄心,這份信心甚至超越了Epidiolex藥物獲批本身。

                  據Glover披露,Epidiolex於2018年6月15日獲得FDA批準,11月1日就正式進入市場,如今美國的五大支付者中已有四家開始覆蓋它。他表示暫時還不便透露銷售數據,但GW的幻燈片顯示第一年的預期平均總價格為32,500美元。

                  此外,GW今年計劃將開展老柳雙目通紅更多含CBD成分的試驗,適應癥也更廣泛,包括自閉癥譜系障礙,Rett綜合征,新生兒缺氧缺血性腦病,膠質母細胞瘤以及精神分裂癥等。Glover稱公司計劃在今年第四季度再向FDA遞交一項擴展適應癥的申請。

                  24、FDA

                  FDA顯然不是一家制藥公司,但是筆者認為FDA局長Scott Gottlieb在JP摩根上的遠程講話值得引起投資者註意。

                  Gottlieb接受了摩根大通分析師邀請的主題演講及訪談,討論了FDA圍繞適應藥物開發的新趨勢以及成♀本和競爭問題,以及FDA正在進行的一系列嘗試。他強調,FDA不是成本效益的仲裁者,而應該努力將競爭帶到目前缺乏的藥物市場。FDA將通過加速評審,讓更多新藥和仿制藥上市來鼓勵刺激市∏場化競爭。

                  2019年的FDA計劃包括:1)應對復雜的仿制藥,想辦法讓首仿藥及時入市,而不是現在經常發生的“獲準但不及時上市”的拖延現象(即“上市拖延癥”);2)專利相關問題;3)美國生物類似藥市場所面臨的挑戰,4)以及其他重點領域的一系列問題。

                  他也談到了一些措施,譬如FDA將新設藥物開發科學辦公室,制定科學的開發評審指南,更多關註生物標記物和病患者反饋報告,同時可能設立更多與疾病和治療領域相關的辦公室和評審組等。